放心旅游网

放心旅游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全国签证 >

由签证办理“黑”转“白”的艰辛路

放心旅游网 时间:2021年01月25日 22:57

  由签证办理“黑”转“白”的艰辛路外国人在日不法滞留者,俗称“黑户口”。留日外国人黑户口在1993年达到最高峰,统计人数为29.8646万人。此后,签证办理随着日本国内经济形势恶化,签证办理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日本强化治安管理、打击非法就劳,留日黑户口人数逐年下降,到2006年底减少为17.0839万人。

  日本是非移民国家,至今不承认通过正规途径引进单纯劳动力,这使得许多外国劳动人口没有正规来日务劳的渠道,往往为了来日打工赚钱而不得不铤而走险。他们或利用其他路径来日后滞留不归,或直接偷渡来日,形成了数量庞大的黑户口打工族群。

  大部分外国人黑户口留日,就是为打工赚钱。法务省入管局每年6月实施打击黑户口月,实名为“不法就劳外国人对策推广月”,也说明了“就劳”是黑户口留日的真实目的。事实上,黑户口在日生活是寂寞的、悲苦的,是缺乏前途的、没有希望的。黑户口的最终出路无非两条:一是经年累月打工赚钱,满足既定心理价位后回国;二是在日谋求“黑”转“白”之路,也就是重新获得特别在留的合法身份。由于日本的国家政策是打击非法滞留、强化社会治安、取缔不法就劳,入管局更推出了“不法残留者5年减半”计划,因此黑户口在日由“黑”转“白”的成功率非常低,几乎只能通过与日本人结婚的途径取得人道认可,此外别无他途。

  多年来,除了直接偷渡来日以外,几乎所有的正规来日途径都可能成为滋生不法滞在、孕育黑户口的温床。从法务省入国管理局发表的最新统计资料来看,截至2007年1月1日,外国人在日沦为黑户口的主渠道有以下几种:

  一,以旅游、观光、考察、探亲为主的为期三个月的“短期滞在”客,沦为黑户口的有11.7289万人,成为产生黑户口最主要的渠道;二,以演出、表演为主的“兴行”签证,沦为黑户口的有8162人;三,从“留学”签证沦为黑户口者,有7448人;四,由“就学”签证沦为黑户口者,有5281人;五,由“研修”签证沦为黑户口者,为3333人。此外还有其他,如国际婚姻的离婚者沦为黑户口等,计有2.9326万人。

  在2006年,日本全年减少黑户口人数达2.2906万人,为历年最多。这一方面彰显日本政府及自治体在取缔不法就劳人口方面政策得力,成果见效;另一方面却暗示着黑户口的在日生活环境越发严峻,他们在身心两方面承受的压力,都不是常人能够想像的。为此,也有越来越多的黑户口希望重新取得合法身份,走出战战兢兢的打黑工的日子,过上正常人的生活。

  虽然,包括华人在内的大部分留日黑户口,除了没有合法身份以外,他们也与普通人一样遵纪守法,辛勤劳动,并从事着支撑社会底边的繁重劳动,为社会做出贡献,但他们时刻面临着警察和入管方面取缔收容的危险。他们的在日生活极不安定,没有基本人权,更谈不上享有社会地位。

  对此,签证办理法务专业人士介绍称,在日黑户口如果被入管方收容,将以违反入管法的名义被遣返;如果被警方抓获,那么在强制遣返前,还要经历司法起诉过程,在日本成为罪人。近年来,日本警方在打击黑户口方面大显身手,特别是东京都警视厅时常主动出击,成为在日黑户口的死对头。有消息称,今年5月黄金周过后,在六本木车站三号出口的检票口附近,经常有便衣警察守株待兔,专等出入那里前往中国大使馆的华人黑户口进行职务询问,然后抓人;在池袋车站北口,也时常有警察用拍肩膀的方式,对疑为华人黑户口进行职务询问。与以前较多在工作现场抓黑户口相比,现在警方更加强了对外国人,尤其是华人频繁流动出没地区的警戒和盘查。

  正是因为过着如此提心吊胆、朝不保夕的日子,不少黑户口希望能由“黑”转“白”,重新获得合法在留资格,做一个正常人。但是,在日本现行的入管政策框架中,不法在留者由“黑”转“白”的政策通路几乎是关闭的。签证办理据业内人士介绍,目前外国人黑户口由“黑”转“白”的惟一途径,只有结婚,其对象可以是日本人,也可以是日本国籍取得者(归化者)、外国人永住者,或定住者,但以配偶者是日本人为佳,这也是国际婚姻在日盛行的一个重要原因。在黑户口由“黑”转“白”的道路上,形成了由国际婚姻介绍所、行政法律事务所等构成的服务性产业链。这些机构在黑户口与入管部门之间斡旋,不仅获得了存在的理由,也深入了解了黑户口的生存现状,以及由“黑”转“白”的艰辛道路。

  据悉,黑户口通过婚姻途径申请“黑”转“白”,前提条件是取得安定型的婚姻,没有其他犯罪案例记录在册,在日生活能够自足,不给日本社会增添麻烦。这样,结婚半年后,黑户口可以申请日本人配偶者签证,先取得一年期签证,再更新一年签证,其后可获三年定住签证。

  多年来,不少华人黑户口正是通过中日国际婚姻,获得了留日定居的合法身份。这是一条不乏人性和温情,也充满着交换与代价的复杂的人生路。黑户口选择了这条道路,有得有失,有悲欢有离合,上演了一场场艰辛繁难的人生剧。

  入管局最新统计资料,公布了最近几年外国人黑户口申请“黑”转“白”特别在留的许可案例和非许可案例,从中可以看出一些规律性的东西。

  一,东亚出身的32岁男性。他在2004年1月以“短期滞在”资格,获90天在留许可而进入日本,在此期间,他转换成“就学”签证,入读日本语学校。但从2005年7月以后,他没有再去上学,而是与日本人女性结婚。2005年9月,他在打工的饮食店内被入管局以从事资格外活动的名义收容。经调查得悉,他与妻子确实处于同居状态,妻子已经怀孕,属于真实婚姻,而且他没有任何其他违法记录。他在2005年获“日本人配偶者”签证一年。

  二,东亚出身的45岁男性。他在1992年5月,持为期6个月的“就学”资格来日。日本语学校毕业后,他没有获得在留期间更新许可,沦为黑户口。在不法滞留期间,他隐没了黑户口身份,在多个大学里当研究生、听讲座,从事艺术方面的学习和研究,并积极投身社会志愿者活动。为了在大学院继续研究活动,签证办理他在2005年向入管局出头自首,申请特别在留资格。入管当局认为他将来有成为艺术家的可能性,在日期间没有任何违法案例,故批准他获得为期一年的“留学”资格。

  三,东亚出身的母子(母:41岁;子:12岁)。该女性于1987年6月,持在留期间60天的“兴行”签证进入日本,随后变成黑户口。从1989年开始,她与日本人男性同居,1993年生了一个儿子。儿子在法定期间内没有获得在留资格许可,也沦为不法滞留者。虽然日本人男性已婚,没有与原配离婚,也没有承认儿子,但为了继续在日本的留居生活,女性向入管局出头申告。12岁的儿子已在日本小学读6年级,母子与日本人男性长年同居,构成了实质性的家庭关系。入管局从人道理由出发,经审察母子在留期间没有任何违法案例,最后发给两人为期一年的“定住者”签证。

  一,来自东亚的28岁女性。她在1998年11月与日本人前夫结婚,1999年5月以“日本人配偶者”在留资格来日,一年后获在留期间更新许可而留日。2000年7月,她与前夫离婚;2001年5月,她与其他日本人结婚。2005年3月,她因违反风俗营业法而被逮捕,被处50万日元罚金,签证办理并承认从事卖春服务。从2003年9月开始,她与现丈夫处于长期分居状态中。她在2005年申请特别在留资格,被入管否认。

  二,东亚出身的24岁女性。她于2005年4月持为期90天的“短期滞在”签证进入日本;同年6月,她转换成为期一年的“就学”资格;同年8月,她因为从事风俗业工作而被入管当局取缔收容。虽然本人要求继续在日学习,但她已被学校开除,她申请特别在留的要求自然遭入管拒绝。

  在日本不法滞在的中国人黑户口当中,男性的经历相对单纯,多数为签证过期后不法就劳。女性的情况比较复杂,其中不少通过虚伪国际结婚的手法来到日本,她们既是入管法的挑战者,又是假结婚的受害者。但对许多女性黑户口而言,通过婚姻自救,却是惟一的方法。

  A女士在2006年12月中旬,因不法滞在嫌疑被警方逮捕,旋即在年底遭地方检察厅起诉。在法庭判决有罪后,A与相识的日本男性在今年4月下旬结婚,她希望入管局能给她特别在留资格。由于她此前已有虚伪结婚的前科,东京入管局如何看待她的最新婚姻,非常担心,但是在5月过后,A女士拿到了假赦令。

  据了解,A女士在2005年曾与某日本男性假结婚。同年9月,她在打工的酒店里与日本男性B先生相识,进入交际阶段。当时,A女士转告B先生自己身处虚假婚姻关系的事实,为了获得签证而向入管提出了在留期间更新的申请。在与B先生开始交往时,入管通知A与日本人丈夫一起去出头,A恐怕被收容而没有去。虚假婚姻中的名义丈夫于10月7日提交了离婚书,A沦为不法滞在的黑户口。

  2006年12月中旬,A在回家途中遭警察询问,以不法滞在名义被逮捕。日本男性B先生每天都去收容所与她会面,并每天写信给A,述说自己的思情。今年2月底,A女士被确认怀孕。

  4月中旬,地方法院以违反出入国管理及难民认定法,以及公正证书原本不实记录的罪名,判处A女士有期徒刑2年,缓期执行4年,并在当天把她移送东京入管局。

  为了改变黑户口被遣返的命运,能继续留在日本,A女士与B先生正式结婚,目前已取得假赦。从东京入管局出来了。

  这个典型案例的关键在于,A女士与日本男性的两次婚姻,都是为了留在日本,孰真孰假,需要等待入管方面的判断。A女士在日无论是“黑”是“白”,都只有通过婚姻去实现,令人唏嘘。

  张强(化名)黑在日本不到一年就后悔了。他说没有亲身体验的人,是难以理解不敢见光的生活的苦涩和辛酸的。

  张强介绍,出国前他在南方一个有名的大都市生活。职业高中毕业后做过啤酒推销员、书店售货员等等,有一位从初一时就相恋的女朋友,女友很漂亮,他非常爱她的女友。女友和他一样,职业学校毕业后没有固定的工作,两人收入有限,常常是入不敷出。而两家也都是普通的工薪家庭,不可能资助他们太多,看到同龄人结婚买房买车的,他们只能望洋兴叹。为了挣钱结婚,他终于在女友的表兄的帮助下,买了一个旅游签证来到了日本,在签证到期后就黑了下来。

  原计划黑在日本3年,挣上一笔钱就自首回国。没想到来到日本后,女友的表兄帮张强介绍了一个在饭店打工工作,一天干满一个月也只能挣十几万日元,后来张强又找了一份工,即使打双工一个月也很难挣到30万日元,去掉房租生活费,只剩不到20万日元。而超负荷的工作量和担惊受怕的生活很快让他身心俱疲,面临崩溃,而这时又传来噩耗,他的女友在国内受不了寂寞和金钱的诱惑,被一个大款包养了。万念俱灰,张强放弃了一份工作,并开始考虑转白。

  也是机缘凑巧,这时一起打工的一位日本女孩看上了高大帅气的张强,并对他展开了爱情攻势。虽然女孩在外表上很难让张强满意,但为了转白,他们很快同居了。几个月后女孩怀孕,他们结婚,婚后张强去入管自首,入管给张强特殊在留资格,要求张强一个月到入管报到一次。一切似乎都很顺利,然后漫长的等待开始了,张强的烦恼也开始了。先是妻子生产后,签证办理坚决不再打工,在家做起了全职太太,张强一个人的工资支付一家人的开销已是捉襟见肘,更别提积蓄了。根基不稳的家庭开始矛盾重重。然后是入管的监管,孩子已是3岁了,张强还在一月一报到,终于在一次夫妻吵架后张强挺不住了,签证办理他向妻子提出离婚,向入管要求回国。朋友劝他,再咬咬牙忍一忍,签证办理很快就会得到在留资格了。可是张强的心已经死了,他说近5年的在日生活留给他的只有伤心、寂寞和像劳改一样的超负荷劳动,在留资格对他来说已经没用了,他只想回国回到父母身边,不会再来日本了。就这样离婚后张强终于结束了他的黑户口生涯。(来源:日本《中文导报》,记者:杨文凯、李春雁)

由签证办理“黑”转“白”的艰辛路的相关资料:
  本文标题:由签证办理“黑”转“白”的艰辛路
 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5455.fun/quanguoqianzheng/20210125/854.html
  简介描述:由签证办理黑转白的艰辛路外国人在日不法滞留者,俗称黑户口。留日外国人黑户口在1993年达到最高峰,统计人数为29.8646万人。此后,签证办理随着日本国内经济形势恶化,签证办理...
  文章标签:签证办理
  您可能还想阅读以下相关文章: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